点击图片访问新网站

蔬菜产地菜价与超市相差悬殊 高额路桥费成主因

日期:2011-5-11 标签:蔬菜 菜价 超市 蔬菜配送公司

  央视《新闻1+1》2011年5月11日播出《高速公路,不是“高价公路”!》,以下是节目实录:

  (导视)

  菜农:

  白菜原先一块钱一斤,现在才几分钱,有的地里白送给你。

  解说:

  吉林产地菜价暴跌,北京超市为何没感觉?

  北京消费者:

  10块钱估计买不了两棵(白菜)。

  解说:

  从农村到城市,这一路到底发生了什么?

  货运司机:

  遭罪、担风险,还不挣什么钱。

  蔬菜商贩:

  拉回一车都不挣钱,车车赔钱。

  解说:

  菜贱伤农,菜贵伤民,全社会都在探讨原因,是谁把五分钱的西葫芦价格整整抬高了20倍?

  翟学魂(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常务理事):

  石油公司、高速公路公司、路政、交警,没有一个可以讨价还价。

  解说:

  证券日报曾评比过2009年上市公司三大暴利行业,路桥业荣登榜首。

  一棵白菜、一斤土豆暴涨暴跌的背后,记者几个月调查的最大疑问,在物流中承担重要角色的19家高速公路上市公司,为什么家家地润高涨?《新闻1+1》今日关注高速公路为什么成为“高价公路”?

  主持人(董倩):

  欢迎收看《新闻1+1》。

  西葫芦这种蔬菜在山东菜地里收的时候是5分钱一斤,到了北京菜市场卖的是1块钱一斤,我们可以算出来里面翻了20倍。菜农说我没挣着钱,是经销商给挣去了;经销商说,我能挣几个钱呢?是物流公司挣去了;但物流公司说,别冤枉我,是石油公司和路桥收费公司给挣去了;而这两家公司也说我们是亏本经营的。那就奇怪了,这20倍的利润难道是人间蒸发了不成?

  吉林蔬菜收购客商:

  白菜原先一块钱一斤,现在才几分钱,有的地里白送给你,不要钱。

  解说:

  菜农们着急,辛辛苦苦种出的蔬菜,为什么会出现暴跌。

  北京消费者:

  10块钱估计买不了两棵。

  解说:

  消费者们却在困惑,地里接近白送的菜,超市里的价格为什么下不来?2011年,很多地方菜农们的遭遇让我们着急,而围绕蔬菜价格种种让人困惑的现象,也需要我们必须探求出答案,为什么会是这样?

  字幕提示:

  一棵菜的疑问

  2011年4月23日清晨山东某农贸市场

  解说:

  天还没亮,交易市场里已是人声鼎沸,一张又一张焦急的脸,绝大多数都是菜农,要想把地里的菜换成钞票的确是难。

  记者:

  几点钟来的?

  菜农:

  今天凌晨3点。

  记者:

  3点来的,(菜)卖出去了吗?

  菜农:

  没有。

  记者:

  为什么呢?

  菜农:

  没有人要。

  记者:

  那要是卖不出去怎么办?

  菜农:

  卖不出去就得烂了,地里有的是,现在三分、五分没有要的,你(能)怎么着呢。

  字幕提示:

  2011年5月 北京某社区菜市场

  记者:

  你这西葫芦怎么卖啊?

  菜农:

  (每斤)一元。

  解说:

  菜贱虽然伤农,但让人费解的是产地山东五分钱一斤的西葫芦,到了北京整整涨了20倍。更让人不解的是,中间环节的批发商、菜农也都在大呼赔本,到底谁在撒谎,一斤的西葫芦真相到底在哪里?

  字幕提示:

  一个货车司机的疑问

  解说:

  长途货车司机吴忠耀,常年从事广东到辽宁的专线,这也是目前国内直达运输最长的线路之一。

  记者:

  现在买卖怎么样?

  吴忠耀(货运司机):

  不怎么样。

  记者:

  怎么讲呢?

  吴忠耀:

  最起码遭罪,担风险,还不挣什么钱,不干还得干。

  解说:

  长途运输遭罪不可避免,但吴忠耀所说的风险又是指什么呢?看看随行记者看到的事实,在广珠西线行驶5公里交费12元,在广州环城高速5公里交费10元,在广清高速、广州北二环高速20公里交费45元。

  吴忠耀:

  每公里最贵达到3元都得多。

  记者:

  能达到吗?

  吴忠耀:

  广深高速应该最低是3元。

  解说:

  除了过路费司机最头疼的还有一些部门的罚款。

  字幕提示:

  超重罚款

  吴忠耀:

  就是说超吨了,超一吨,罚了800,500元钱的卸货费。在这抓住罚没卸货,交了500块钱卸货费,拉倒了。

  字幕提示:

  超高罚款

  吴忠耀:

  超高,超吨是不超,超高。

  记者:

  超了多少?

  吴忠耀:

  具体条文也不知道,他说不能超四米,那集装箱还四米四,俺这装四米四就不行,你怎么说好呢。

  字幕提示:

  一个普通车主的疑问

  2011年 广东某公路收费站

  高海生(广东省政协委员):

  交多少钱,3块钱啦,这么一段路才几百米,怎么这么贵呢?

  收费站工作人员:

  这个我也不知道,物价局规定的。

  高海生:

  物价局规定的,也太离谱了吧,几百米收三块钱。

  收费站工作人员:

  你打电话投诉它。

  高海生:

  好。

  解说:

  短短900米收费3元,高海生不知道这是不是世界上最贵的高速路。